欢迎来到民族元素文创平台
登录 | 免费注册
当前位置:首页 > 民族文创

民族文创

词韵里的满绣传承

2017-05-24 09:35:20 作者:冯蕾 来源:光明日报 浏览次数:2031

       一身黑色金丝绒旗袍,束起的长发,眸子里有一种天然的素净——她是“80后”的满绣传承人、纳兰红旗袍创始人刘思彤。

  北京,国贸建外SOHO东区三号,纳兰红旗袍定制店里的刘思彤为自己开辟了一方茶憩的空间。

  在这里,她曾签下数额可观的合同,用不到四年的时间,让纳兰红成为京派旗袍品牌的佼佼者,带领她走向世界;在这里,她也可以是纯粹的设计者,沉香、银壶、满绣……在中式生活的静谧里,她可以把美丽的创意集合起来,用设计思想勾勒一幅幅生动的图纸。

  “横塘如练,日迟帘幕,烟丝斜卷。却从何处移得,章台仿佛,乍舒娇眼。”手绘的旗袍设计图上印着纳兰容若的一曲“雨霖铃·种柳”。

  “很多创意来自纳兰的词,来自走过的地方,来自满绣本身的文化积淀。”这个出生于哈尔滨的满族姑娘对“美”有着独特的理解。前一阵子,她去河南安阳的妇好墓,被里面的图腾深深打动。回来后,她凭借着当时的记忆,用满绣的技法把一幅图腾富有创意地呈现在服装上。

  “你看这件,美极了!”刘思彤微笑着,露出浅浅的酒窝。

  “很多人会说我是一个‘创客’,我更愿意把自己定位为‘非遗传承人’,或者是‘为满绣的绣娘们搭建舞台的人’。”出生于满族家庭的她,从小受到满绣技艺的熏陶。过去,满族人家的女孩,要从小学刺绣,绣嫁衣、绣花鞋、绣枕头顶……刺绣的技术包括很多,堆绫、打籽、穿珠、包绣、补绣、纳纱等等。针法有平针、错针、纳丝、盘金、平金、铺绒、刮绒、挑花……满绣,绣的是生活,是胸襟,里面蕴藏着贵气,但也有一种平和与亲切。

  “支撑我一直向前走的,是我身后的100多位绣娘。完成一件旗袍上的刺绣,有时要花去她们半年的时间。”刘思彤说,“但是,模仿是很快的。有一次,我们的设计图纸刚出来,就被别人偷走,他们通过印染的工艺很快就做出成品,价格可以卖得很低。”

  “这种时候,我会选择沉默。但我坚信,有的东西是无法模仿的。质量,永远是立身之本;文化,永远值得去发掘。”在刘思彤看来,作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,满绣需要更多人去关注,“老手艺人现在越来越少,面临失传,很多绣娘的收入并不高,能不能让她们有更优越的生活、得到更多的尊重,这关系着非遗的保护与传承。”

   2013年纳兰红旗袍品牌创立,一路走来,刘思彤深感不易。

  “2015年,我曾带着自己设计的旗袍作品参加过米兰世博会,吸引了无数观众,今后,我们还要更多地‘走出去’。”

  阳光透过玻璃,一件名为“虞美人”的旗袍绫纱轻盈。

  前襟、水袖,点缀着满绣芍药,淡雅而生动。

  “海派风格的旗袍以吸收西艺为特点,灵活多样,蕴含的是‘海洋文化’;我们京派风格则带有宫廷味道,矜持凝练,更多体现的是‘内陆文化’,取舍、留白、去粗取精,懂得收敛与修身。”刘思彤说,“我们会坚持自己的文化风格,未来必须走好,一定走好。”

凡注明“来源:XX(非民族元素文创平台)”的作品,均转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同本网联系。